Minnie

谢谢@飞羽_Vanish 送的小王子au,糖叔画的封面超赞,故事很暖很甜,大舅傲娇又蠢萌,默默吐槽的二伯也很可爱,行文浓浓的童话风,结局夫夫环游宇宙寻找玫瑰真的太浪漫了💕(所以找到玫瑰就可以求婚了吧,欢迎来地球!)
我要努力提高写作能力(跟太太们比真的很烂…)回赠鱼太一个好故事💪🏼

触不到的恋人(2)

(二)
在西方接近布理一个叫作夏尔的地方,住着一个热爱和平、慷慨好客的种族——霍比特人。我们的主人公之一就是住在夏尔的霍比屯的袋底洞里的比尔博·巴金斯,邦果和贝拉多娜之子。故事发生在比尔博即将15岁的时候,如果是人类这已经是个即将成长为青年的年纪了,但是对于霍比特人连少年都还称不上。像所有的霍比特小孩一样,小比尔博喜欢在霍比屯西边的小丘上奔跑打滚抓昆虫晒太阳、还有沿着小丘边缘一直向前延伸的荆棘树篱一路小跑到白兰地河边然后坐在河边看着白兰地桥上车来人往。大部分时候的比尔博都是非常快乐的,但也会有一些闷闷不乐的时候,就像现在。比尔博独自一人躺在小丘上晒太阳,经常跟他一起玩的表亲陪妹妹到市集买玩具去了。作为独子他一直都很羡慕那些有兄弟姐妹的霍比特小孩,他也想有个人(除了他的父母)可以总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可以分享些不能告诉别人的小秘密,肆无忌惮的讨论自己的想法。他身上流淌着的图克血液总会让他蹦出些让霍比屯的人们觉得不体面的主意,现在他已经学会把自己一些想法藏起来,只有在他的父母亲面前,他才是真正的比尔博巴金斯。他渴望有一个可以让他畅所欲言的手足,或朋友。

“打扰了,请问一下蓝山应该怎么走?”
比尔博坐起来四处张望,只看到一只长得很奇怪的鸟站在他面前。他困惑的抓了抓自己沙金色的卷发,又躺回去。
“你这个没礼貌的小孩!”那把声音又响起来,这回语气里含着愠怒。
作为一个体面的霍比特人,可是不能忍受这种指责,他睁开眼,发现还是那只鸟,而且正跺着脚,挥舞着翅膀。比尔博一脸茫然,会说话的鸟?他揉揉眼睛,睁大眼盯着这只新访客。
“我说你究竟认不认识去蓝山的路!”
比尔博惊得跳了起来,他拍落身上沾到的枯草,两只手微微紧张的抓着胸前的吊带,他试探着回复。“你…你好!比尔博·巴金斯,愿意为您效劳!”他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从没见过的生物,心里惊叹了一下,外面的世界果然什么样的生物都有啊,他图克的那一面蠢蠢欲动。
眼前这只黑色的大鸟,把白色翅膀交叉在胸前,昂着头,语气有点傲慢,“'闪电',来自伊鲁伯的渡鸦,愿意为您效劳!”
比尔博被它逗乐了,绕着它转了一圈,又站到它面前,“所以你不只是只会说话的鸟,”他从口袋掏出他母亲烤的曲奇递给这只可疑的外来生物,霍比特人可不会怠慢他的客人。“而且还有自己的名字?”
他看“闪电”两眼放光,一嘴就把整块曲奇叼走吞下,裂开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真是只有趣的大鸟。“所以你是要去蓝山?不过我不认识路,我知道集市里肯定有人知道,我母亲花园里的工具就是蓝山的铁匠做的,她说可好用了,她就是集市里买的。我可以带你去集市问问看。”
“闪电”戒备的观察了下比尔博,它讨厌熊孩子,像弗雷林和荻丝,经常恶作剧拔它身上的羽毛。它看着比尔博咧开嘴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圆溜溜的栗色眼睛笑的眯了起来,毫无防备的笑容让人不由自主的想信任他。它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于是一人一鸟朝着市集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好奇的比尔博问了“闪电”许多问题,“闪电”已经开始后悔让比尔博给他当向导了。
“所以,你是要帮你主人去蓝山送信?”
“所以你伤好之后回到渡鸦岭再也找不到你的父母?”
“所以……?”
“为什么……?”
……

tbc


昨晚躺床上码字码着码着就睡过去了,先把写完整的一章发出来,接下来可能会更的比较慢,还有二伯的瞳色突然想不起来了,是栗色没错吧?

触不到的恋人(1)

给二伯的生贺,参加群里的抽题活动,抽到的主题是分隔两地的祝福电话(感觉跑题了🙈)
题目来源:漓轩的生日30題!侵删!

用的是触不到的恋人的梗,起名废就先用这个做题目,等想到题目再改

因为脑洞开的太偏所以我尽量在今天能点题,后续发展跟抽到的主题无关了…感觉会变长篇,我会尽量不坑,文笔比较烂,希望不要ooc的太厉害!总之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托老还有PJ

印象里矮人40岁成年(也许),霍比特人33岁成年(这个可以肯定),就沿用我印象里的设定(如果有太太知道可以给我留言我再改一下

欢迎太太们捉虫,最后祝二伯生日快乐!


(序)

在至尊魔戒被彻底毁掉的很多年后,中土大陆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机,矮人们早已收复故土摩瑞亚,并与精灵们消除隔阂成为了朋友,被索隆的力量破坏的王国都得到重建并重新繁荣起来。而跃马客栈也一如既往的热闹,精灵、人类、矮人和霍比特人都喜欢聚在这里,喝酒唱歌跳舞,讲着在这片大陆曾发生过的冒险故事。
夏尔依旧安定祥和,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著名的袋底洞现在的主人是山姆·怀斯。这位参加了魔戒大战的现任夏尔市长的生日快到了,霍比屯的孩子们都雀跃的期待着,因为他们很快可以见到他们最爱的客人。
oh,不,不是烟火商白袍甘道夫,是来自渡鸦岭的客人“,世上唯一能穿越时空的渡鸦“闪电”。这只年迈的渡鸦幼时与父母一起从蓝山飞回渡鸦岭时掉进突然出现的时间裂缝,受到时间裂缝磁场影响“闪电”能在当时形成的两个时空穿行。
山姆坐在袋底洞原来的主人巴金斯老爷最爱的扶手椅上吸着霍特特人最爱的烟草“老托比”,面容平和的看着被孩子们包围着的“闪电”。不同于其他渡鸦,这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有着一对白羽,山姆想到小时候他与弗罗多最爱的时刻也是这样仰着头听“白钻”讲着那个现在整个夏尔都非常熟悉的关于一个霍比特人与英俊的矮人国王之间的爱情故事。

(一)
作为都灵皇室第二顺序继承人,索林并没有感到很大压力,他今年才22岁,国王索尔也就是他的爷爷依然身强体壮,等国王退位他的父亲索恩即位还要有很多年,待到他父亲退位,至少也该是一百年后的事情了。
少年索林是无忧无虑的,除了有时恶作剧过分了一点时会被总理大臣芬丁责备。芬丁是索林的导师,他对索林非常非常严格,尽管时日还长,但总有一天索林还是会继承王位成为山下之王,他希望那一天到来时索林能做好充分准备并成为一个伟大睿智并受人民爱戴的好国王。
所以认真学习皇室继承人课程的索林偶尔也会为了躲避严厉的导师而逃课,就像现在这样,一个人在河谷镇跟伊鲁伯之间的密林探险。
天突然就暗了,乌云密布看起来快要下雨了,突然前面有道闪电,劈开了一棵树,树很快燃烧了起来,索林惊觉不妙,这火势蔓延开的话河谷镇和伊鲁伯都势必会有人员伤亡。幸好附近就有溪流,索林二话不说脱下外套把衣服沾湿准备去扑火。奇怪的是,等他走近时候看不见燃烧的树,他很是奇怪,树的位置现在躺着只受伤的小小的雏鸟,长得像渡鸦唯一不同的是翅膀是白色的。
“hi,小家伙!”他小心捧起这只蜷缩成一团的幼鸟,小东西躺在他的掌心发出微弱的叫声仿佛在回应他,听起来也像是渡鸦。索林检查了一下这小家伙身上的伤口,稍稍帮它包扎了一下。他看了看周围,并没有看到鸟巢,他想了一下,把这小家伙放进上衣口袋,决定先回孤山找大夫帮这小家伙上下药。

“闪电!帮我带个口信到蓝山!”
两年前索林救回来的幼鸟现在已经长大了,虽然没人能解释为什么这只渡鸦为何与其他渡鸦长得如此与众不同,黑色的身子却长着白色翅膀。“闪电”恢复之后并没回到渡鸦岭的同伴身边而是留在了孤山。索林也很喜欢他的新朋友,“闪电”经常帮他和几个月前跟随父亲去蓝山建交的弟弟妹妹传递书信。
这次“闪电”去的时间有点久,虽然“闪电”偶尔会因为迷路迟个一两天但像这样迟了一周还没回来还是第一次,索林开始有点担心。
希望“闪电”尽快平安回来,带回让人安心的消息。



(先赶在0点发一部分 剩下的部分会在今天内赶出来的,尽量…二伯的生日怎么也得让他有个出场机会吧😂今天摸鱼写了一点点,晚上本来想继续写,实在太累睡过去了……)

修罗场?(四毛哥:闪瞎我的龙眼,不约不约!)
谢谢太太送的索博周边❤️

一共就2100页看到1900才等来第一个kiss,还是二伯主动的,舅啊舅你怎么光吃醋啊不应该霸道总裁范的来个强吻吗!(被揍飞)

消失的马特(2)

觉得好ooc,一点也揣摩不出14岁小男生的心理,本来想写小甜饼的,越写越苦怎么回事T T
大概最近索博看多了写出来的人物都是话唠人设(自己话唠不要甩锅!)卡西也被我写成甘道夫的神棍红娘人设(捂脸)
纠结着要不要贴出来,不过坑着好像不好(斜眼看挖坑不填的太太们:虽然我文笔不好,但坑品好哇)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我挑这个年龄写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他呆说过的,在他16岁,他本14岁的时候他就决定入他本这只股票了

好了接下来请看两位内心戏特别多的boy继续表演,食用愉快!(你甜文写成虐文让人怎么愉快食用!!!!!)
------------------------------------------


(五)

本不顾一切的朝马特家狂奔而去,卡西的话沉重的压在他心头。

(“本,听着,马特现在的状况还不是最坏的,只要他爱的那个人也爱他并回应他的感情,或者一个爱他的人追求他并让他移情到其身上,都可以治愈他…”
“我马上打电话给艾米丽!”
“你确定艾米丽爱马特吗?”
“……”
“或者你可以找吉米·基默,”卡西半似认真半似玩笑的说,“你肯定不知道圣诞演出为什么会让马特演奥罗拉公主,吉米当王子吧,其实都是吉米背后搞的鬼。吉米早就看上马特了,如果你让他去追求马特他肯定不会拒绝。”)

想到让吉米·基默拥抱他的马特,亲吻他的马特,他顿时妒火中烧。马特喜欢女孩子,马特喜欢艾米丽,他可以祝福他,甚至帮助他追求她,只要他幸福。但如果马特有可能爱上一个男人的话,那只能是他!
本停了下来,捂住了嘴,深呼吸让自己从震惊中缓过来。oh my god!他爱马特!他为什么现在才发现,他爱马特!
他看着不远处的马特家,迅速跑了起来,他要把这个事实告诉马特,即使他会嘲笑他不过是个小屁孩,懂什么情啊爱的。他要告诉马特,爱是不分年龄的,虽然他比他小两岁,但他们一直都是平等的,他们享有相同的梦想、相同的经历,他是他灵魂的另一半,只有跟他在一起他才能感觉自己是完整的。

本疯狂拍打马特家大门,马特依然没有为他开门。他一直都知道马特家备用钥匙的位置,而他是如此渴望见到马特,他有太多话想跟马特说。他从门口往左数起第三个花盆底部掏出钥匙,打开门直奔马特房间。
马特的房间深红浅红斑驳交错的铺满了一地玫瑰,本看到马特就坐在地板上,蜷缩着靠在床沿,当他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愕然的抬头看向门口,那原本清澈湛蓝盈满快乐的眼睛此刻却蒙着一层水雾盛满悲伤,他看着本的眼睛,手上捧着一朵黑玫瑰。

本的心脏仿佛被徒手撕开。

(“最坏的情况是吐出来的是黑玫瑰,这只能由他所爱之人以真爱之吻来破解了。”
“如果他爱的人不爱他……”
“如果得不到对方的爱,本,我们会永远失去我们的老朋友。”卡西的声音从未如此沉重。)

“Oh!Matty……”

(六)
马特不知道这事是怎么发生的,当他看到吐出来的玫瑰时有点发懵,这真的一点也不酷,让人知道了他还怎么在珍珠街上混…回过神来他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本,接电话的是卡西。卡西这小鬼头最近常跟一群灵异现象研究爱好者混在一起,说不定有点线索。再三叮嘱(威胁)卡西不可以告诉别人之后,马特把情况大致说了一下。
出乎意料的是卡西竟然知道这个病症的相关信息,他认识的一个亚裔朋友的哥哥对各地传说非常狂热,最近对花吐症非常有兴趣还特地跑到亚马逊雨林挖了棵神秘作物回来研究。马特想起前一天撞到的那个科学怪人,有点不好的预感。
最后卡西很认真的说,“这个病症只有跟你喜欢的对象接吻才能好!”
“所以睡美人的故事是真的咯?”马特觉得这实在太荒谬了。
“永远不要低估真爱之吻的力量,亲爱的Matty!”

挂了电话,马特心情有点沉重。如果卡西说的是真的,他的症状说明他暗恋着某个人,那事情真的不妙,因为那个人只可能是他最好的朋友了。想到本,想到那个小不点本现在喜欢着戏剧社某个女生,他的心就有点揪了起来。突然喉咙又开始难受了,fuck,又来了!
马特愣愣看着手中的玫瑰花,现在事情真的大条了,他真的喜欢上那个从十岁开始就形影不离的老友了!他该怎么跟本说,“嘿哥们,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而且还得了要跟你亲一口才能好的怪病……”马特已经能想象到本落荒而逃的画面,他很确定本更可能的是留下并且愿意为他做任何事但他不想要本的义气之吻。不行,这事绝对不能让本知道!
马特听到了敲门声,慌忙捂住嘴摒住呼吸,怕被本听到屋里动静,他现在这状态还不能跟本见面,他对着本一向瞒不住事。本在门外叫着他的名字,和敲门声一起,持续了好一会儿等到门口没了动静,马特躲到窗帘后看着本往回去的方向走,舒了口气。
他迅速换上棒球外套,戴上红袜队的棒球帽和口罩,在不确定现在这种状况还要持续多久之前他想还是先采购点食物囤着在家躲几天。
马特非常顺利的完成采购任务,他现在瘫在沙发上边啃着采购回来的披萨边梳理一下事情的经过。

(七)
马特很确定这件事跟他和本溜到附近大学他撞到的那个紧张兮兮的男生有关。他现在有点后悔为什么要偷偷溜进人家戏剧社后台。那天不仅戏剧社放假看不到演员排练,还不巧撞到两个男生偷情。想到那两个男生亲热的画面,他耳边仿佛又听到他们那粗重淫靡的喘息,他能感觉自己现在脸颊发烫心跳加快,当时也是。
他想起本才14岁不该看到这种画面,他赶紧拉起本跟他一样汗湿了的手,往外跑。到了外面他发现他还牵着本的手,刚刚的画面突然闯进他的脑海里,他的脸又红了起来,赶紧放开本的手,本疑惑的看着他,他支支吾吾的说他想去去洗手间,然后调头冒冒失失的跑开,接着就撞到那个捧着奇怪的植物往实验楼走的家伙。
他道了歉想走开时候那个人突然抓住他的手,问他有没有喜欢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他脑子里第一个浮起来的是本的脸,他赶紧大力摇头否认,“不,没有,但我喜欢的是女孩子,我不可能喜欢你的!”
那个男生呆住了,反应过来后慌忙解释,“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算了,没有就好,……”
那男生还想说什么,本就跑了过来,冲着他吼,“喂!放开他!”他赶紧放开马特的手,匆匆离开了。
现在想想,那个男生很可能就是卡西说到的那个科学怪人,而那棵神秘植物就是造成他现在状态的罪魁祸首了。马特看着手上胭脂色的玫瑰花,开始相信卡西所说的话。
遇到科学怪人的第二天是圣诞演出的选角,那时他才知道本喜欢艾米丽,当时他不止是震惊,更是初次尝到心底的酸涩,大概那时候他对本的感情已经开始变质了…想到这里他不禁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几天他一直躲在家里,靠存货和披萨外卖过活。本每天都来敲门找他,抵制自己开门让本进来的冲动很难,但他还是做到了,在想出来怎么处理这件事之前他还没法面对本。他后来又跟卡西通过一次电话,了解了更多信息,所以他移情的话这事就能解决了?但是他越是想忘了本,本在他心里的位置就扎的越深,他甚至想接受吉米算了,想了想吉米殷勤的笑脸,他哆嗦了一下,还是算了吧……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看着颜色越来越红的玫瑰一筹莫展。
终于他在家的事情还是被本发现了,他以为是附近淘气孩子扔的石子,没料到会是本,更没想竟让本亲眼看到他吐出玫瑰的画面。他以为本会冲上来找他质问,没想到本直接就离开了。他茫然看着本落寞离去的背影,感到或许避开本并不是个好主意……

tbc


有没有妹纸下载了这篇的原文啊,ao3的作者撤文了搜不到T T
哭求!!!

消失的马特

本来想写个花吐症的小甜饼,文笔太烂,写得一点也不甜😣
本来就脑了个坐在铺满自己吐出来的花瓣的房间中间的少年呆,不会画只能写,铺垫了半天剧情发现都没写到自己想写的那一幕🙄
晚上顾着刷甜呆了,发现有甜呆吸还要什么腿肉!
花吐症可萌了,有没有太太要接梗写个成年版😘
-------------------------------------------
ooc不要打我!卡西也不要打我!
------------------------------------------

(一)
本最近有点闷闷不乐,他已经有一个礼拜没有马特的消息了。虽说暑假马特有时也会去爸爸那小住一段时间,但从没这样不告而别。马特的妈妈本来暑假要带马特去纽约找他正在实习的哥哥,他答应了本要留在波士顿陪他练台词的,所以马特的妈妈自己去了纽约,本很高兴马特为了自己留下了。好吧,他现在开始有点担心了,虽然马特16岁了,但他也太不会照顾自己了!本怀疑他会不会被压在要换洗的脏衣服堆和没吃完的披萨盒下动弹不得所以没法接他电话。

(二)
一个礼拜零一天了!噢天哪,你真要这样像个暗恋马特的小女生一样数日子吗?本忿忿不平的想。等等,会有小女生暗恋马特?本咽了口口水,那个披萨盒发霉长虫了都懒得扔掉的马特?那个自恃自己比他高一点总是以老大自居指使着他跑腿的马特?本狠狠灌了一大口牛奶暗暗决定,他以后一点要长的比马特高!!

又一天了!本想着他是不是该去报警?该死的,他太想念跟马特的商务午餐了,还有,嗯,还有他咧开嘴笑时露出的大白牙和眯起来的蓝眼睛…
卡西瞥了一眼瘫在沙发的sad affleck,“拜托,别搞得跟个失恋的小妞似的!你是不是跟马特告白把马特吓得躲起来了?我前天晚上经过他家发现楼上的灯亮着……”
没等卡西把话说完,本就从沙发跳了起来往外跑。


(三)
所以这一个多礼拜,马特一直就在家里?却不告诉他?不接他电话?敲门也不应?
为什么?
本努力回想他们最后一次见面那天的情形,应该是在戏剧社。

那天要对圣诞节社区戏剧表演选角,今年表演剧目是睡美人,马特以最高票数当选主角,咳咳,不是王子,是奥罗拉公主。一直自诩珍珠街小霸王的马特当然不依了,抱怨着为什么是他。
“因为你个子比较小?”
马特飞了个眼刀过去,本心虚的把眼睛移开。
“那为什么不是你?”
“因为奥罗拉公主是金发碧眼。”
马特不满的哼了一声。
一直叼着根棒棒糖在旁边看戏的卡西突然把手一拍,“还好不是艾米丽,不然本可要伤心了。以他的身高可演不了王子。”
“哦?”马特疑惑的看了本一眼,“我从来没听过本说起艾米丽?”
“他刚加入戏剧社那会可是在家说过‘艾米丽可漂亮了,我将来当了男主角一定要让她当我的女主角!’ ”卡西尖着嗓子学起本的语气来,本窘迫的红着脸看向马特,马特神色复杂的对上他的眼又马上把脸转开。

所以马特是觉得他对他隐瞒了这么重要的事生气吗?可那时只是卡西问到戏剧社有没有可爱的女孩子他随口一说的,艾米丽确实是他喜欢的类型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一定会喜欢她。但就这么件事马特怎么可能这么长时间不理他?难道?
本停了下来,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难道马特喜欢艾米丽?他以为自己跟最好的朋友喜欢了同一个女孩子所以觉得没办法面对他?
这个想法让本呼吸一窒,他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
不行,马特不可以喜欢艾米丽!
他没法说出为什么,但这个可能性让他很不舒服。
不管怎样,他决定先找到马特再说。

本现在站在马特家楼下,果然马特房间的灯亮着。他有点生气,但更多的是疑惑。
他捡了块小石子,向马特的窗户砸去。
紧随着“咚!”的一声,窗户打开了,接着马特那颗毛茸茸的金色头颅探了出来。
“操你。。。”当他看清楼下的本,脱口而出的脏话又吞了回去。
他惊愕的看着本,突然低下头捂住嘴,像变魔术一样,当他再次抬起头本发现他手里多出了样红色物件,他还未看清是什么东西就看到马特惊慌的关上了窗户。本发现从马特手缝漏下的一红色小东西飘了下来,他伸手抓住一看,是一小片红色的玫瑰花瓣。
他愣住了,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东西是从马特嘴里吐出来的。这可有点,不,太不可思议了,所以马特不肯见他是因为他嘴里会吐出玫瑰花?好吧,这确实一点也不酷。他在楼下又站了一会,知道马特不会开门喊他上去了,于是决定还是先回家再说。

(四)
本一到家就直奔卡西房间,一口气把事情经过跟卡西叙述了一遍。卡西听完“嗯”了一声,继续看他的夜魔侠漫画。
“你好像一点也不吃惊?”卡西的反应有点出乎本的意料。
“因为我早就知道了啊,你那天出门去找马特,没一会我就接到他打给你的电话。”
“你知道了为什么没告诉我,我担心了这么多天?”
“我就是不想说,谁叫你老偷喝我的牛奶。”
“那马特还说了什么?”本心虚不敢再责备卡西,现在他只想搞清楚马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就说他早上起来突然觉得心口闷,喉咙有点难受,感觉有东西从喉咙里涌出来,吐出来发现是朵粉色的玫瑰花苞。”
“他今天吐出来的是红玫瑰。”本摊开他的左手,掌心有一小片红色玫瑰花瓣,心里隐隐有点不好的预感。
卡西脸色微微一变,“这…情况好像变的有点棘手……”
“这是花吐症,我那天也跟马特说过,以前听一个亚裔同学说过,得病的人大都是吸入了某种热带植物的花粉,一般这种花粉24小时内就会代谢出体外。但是如果吸入花粉的人刚好暗恋着某个人则会引起花吐症状,”说到这种卡西停了下来看了他哥一眼,“吐出的花代表了患者对暗恋对象的感情,百合是仰慕之情,而玫瑰则是毫无保留的爱。颜色越深病情越重。一般吐出粉色花骨朵阶段只要向对方告白,即使被拒绝,但只要郁结于心的感情发泄出来过一段时…”
“那马特会怎样?”本打断卡西的病症详解,他只关心怎样才能让马特好起来。他有点懊恼,如果那天一直敲门敲到马特开门为止,或者一直等在楼下就能发现马特的行踪了。想到马特这些天一个人蜷在房间里为不确定的感情和不知名的病症所折磨,他就心痛不已。除了对马特的担忧,他内心深处埋藏的一股他现在还无法归类的情感也抢着要冒出来,他无法细想只能压制住。现在马特才是最重要的,唯一重要的。


tbc

一直都很喜欢这一段。双城真的很难说最爱哪一段,喜欢的片段太多,难以取舍。卷子老师写出来的文字画面感真的很强,就像在看3d电影,而且常看常新,重新看总能发现以前没注意到的一些梗。看同人的乐趣之一就是一些文章里埋入了熟悉该西皮才能领会的梗而去发现这些梗就像寻宝的过程。而双城就是一座金银岛❤️原谅烂笔头只能说出双城千分之一的美🙈

ps.卷子老师的车都是豪华专列啊,情色却不色情,绝对是米其林三星水准的a5和牛(牛:???)

我也来推文,终于把这篇文章看完了!这篇文是主大舅视角,清水的不能更清水了。虽然舅伯的感情戏很少,唯一见上面的几章二伯也还是小盆友。但是重生的大舅真的太苏太苏了,从开头射龙,到与半兽人的几场战斗,还有重聚十二个矮人小伙伴和与他的家人之间的亲情,还有为自己曾经所为的愧疚和改变命运的重担等等,总体行文很温馨。
几次大舅想起二伯也很温情,虽然着墨不多但是很深情,结局大爱❤️